水仙花典故

黄庭坚诗咏水仙花:

「借水开花自一奇,水沉为骨玉为肌;

暗香已压酴醾倒,只比寒梅无好枝。」

黄庭坚赞美冰肌玉骨的水仙是人间之最奇:

「得水能仙天与奇,寒香寂寞动冰肌;

仙骨道骨今谁有?淡扫峨嵋簪一枝。」

水仙花
水仙花

宋朝周密的咏水仙花:

「楚江湄,湘娥再见,无言洒清泪,淡然春意。空独倚东风,芳思谁寄?

凌波路冷秋无际。相云随步起,漫记得,汉宫仙掌,亭亭明月底。

冰丝写怨更多情,骚人恨,枉赋芳兰幽芷。春思远,谁叹赏国香风味?

相将共,岁寒伴侣,小窗静,沉烟薰翠被。幽梦觉,涓涓清露,一枝灯影里。」

内容收集于互联网、如有侵权请联系。发布者:花海视界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hsiki.com/8507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